导航菜单

明观四海\湾区发展的两个新方向\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 梁海明-鬼片大全最恐怖片

图: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与发展,资金并不短缺,亟需人才与技术,以及如何吸引更多企业与个人前往  不知不觉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已颁布一年了,就好像一个一岁大的小婴儿,他从出生到现在难免会有些跌跌撞撞,但总体而言,在母亲(中央政府)的关怀下,兄弟姐妹们(中央部委、各省市自治区)的帮助下,以及依靠自身的努力,大湾区至今发育情况良好,正朝着健康成长的道路前进。  作为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婴儿,大湾区未来无疑让人寄以厚望。那么,粤港澳大湾区近期该朝什么方向着力,才能一方面更紧贴规划的要求,另一方面更有利于为中国的城市群,乃至为世界经济未来的发展树立规范呢?笔者有如下几个建议。  全面升级「认知城市群」  其一,将粤港澳大湾区由目前的智慧城市群,升级为「认知城市群」。近期读者们更多在家里办公,学生们更多留在家中通过互联网上课,无疑对智慧办公、智慧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意味着以智慧产业作为主导的智慧城市,未来将大有可为。事实上,发展智慧城市群已经成为世界发展潮流,粤港澳大湾区若要引领世界未来发展潮流,需要有更前瞻的国际视野,更超前的思想,那么,大湾区的目标不能仅仅限于打造成为一个智慧城市群,而是应该更进一步打造成为全球首个认知城市群,同时在发展智慧银行和成为认知城市群科技人才聚居地等领域深耕,如此才有助于推动大湾区成为新时期世界「大湾区经济」发展的典范。  智慧城市群的下一个发展阶段,不再是政府和民众收到单向的交通条件或服务中断的信息流,而是发展成为认知城市群,这体现在一方面将为政府和民众创造一个信息共享,互相协作的双向环境,这将促使城市群主动向民众提供服务,尤其是自主决定提供个性化服务。另一方面,认知城市群则是充分发挥民众的智慧,随科技水平的提升、社会的进步、知识积累的加速,民众将从城市规划的被动承受者成长为直接的参与者,自己对城市发展的意愿和想法将得到采纳和实现。例如,在认知城市群中,民众可以向交通网络、能源使用等城市系统提供信息,以使这些系统更适应他们的行为。  如果粤港澳大湾区能够更进一步打造成为认知城市群,这不但可以成为全球首个认知城市群的发展楷模,引领智慧城市的发展潮流。而且,还将推动粤港澳大湾区政府和民众从这种持续的互动中、持续的学习中互相获益,并通过政府和市民的集体智慧推动粤港澳大湾区经济、社会和科技更好地发展,这将是一举多得。  粤港澳大湾区未来要抓住这个机遇,需要吸引更多相关科技人才和科技公司进驻粤港澳大湾区。对于发展认知城市群目前最缺乏的不是资金和项目,而是思想和人才。环顾全球,要发展成为智慧城市乃至认知城市群,思想、人才和资金三要素缺一不可。例如,科研水平甚高,培育了大量优秀创新人才的法国,却由于法规、语言和货币等领域未能与国际接轨,导致国际市场拓展能力欠缺,常常沦为他国「作嫁衣裳」,由法国人创办的Criteo、Scality和eBay等国际性科技公司,纷纷远赴他国上市并落地生根,反而无力推动法国本土的创新经济。对于粤港澳大湾区而言,区内并不缺资金,但亟需将思想和人才短板补上,吸引更多的企业与个人前往粤港澳大湾区,在认知城市群和移动支付系统等领域进行科研攻关,以及共同培育相关人才,对内充实发展认知城市群的科研力量,对外可进一步开拓国际市场。  打造「泛粤港澳大湾区」  其二,打造「泛粤港澳大湾区」的概念。不仅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为认知城市群需要大量人才,大湾区打造成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同样需要具备大量人才。虽然作为中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粤港澳大湾区不仅有着丰富的高校资源,也集聚了一大批高水平的重点实验室与科研机构,为大湾区人才创新、创业提供了基础条件。具体而言,粤港澳三地约有150所高校,且香港有4所世界排名进入前100名的大学,具有较高的高等教育水平和较强的科技创新能力;澳门的旅游教育等学科专业水平高居全球前列;而广东高等教育体量庞大且拥有完整的学科布局和产业链。  然而,与世界著名的湾区相比,粤港澳大湾区人才聚集力仍然相对较弱。根据《粤港澳大湾区人才发展报告》,粤港澳大湾区受高等教育人口比例较低,仅为常住人口的17.4%,美国三藩市湾区受教育程度为本科及以上的劳动力佔全体劳动力的比重达到46%,美国的纽约湾区也达到42%;日本东京湾区的大学和研究生院的学生数量在2010年就已超过106万人,佔日本的36.7%。  而且,粤港澳大湾区过去经济仰赖金融、物流、港口货运、旅游等,缺乏足够的科技人才,尤其缺乏科技管理人才,大湾区各城市未来需要从科技人才储备丰富的地区、高校挖人才。  要吸引更多人才前来粤港澳大湾区,需要有「泛粤港澳大湾区」的概念。皆因当前的对外传播只强调粤港澳大湾区,会让外界认为只是大湾区11个城市的内部协作发展。但在大中华区商业世界里,普遍认为最好的企业协作,是香港人做财务,台湾人做厂长,新加坡人做行政经理,上海人做销售。因此,打造「泛粤港澳大湾区」概念,有利于增强大中华区人才对粤港澳大湾区的参与感、认同感和融入感。  与此同时,要上述创新科技人才、科技管理人才留得住,尤其是大湾区外部人才留得住,长期为大湾区贡献,则可以考虑在粤港澳大湾区内的港澳两个城市,尤其是在香港,设立更多的多元化中小学,妥善解决人才的儿女教育问题,消除人才的后顾之忧。  作为高收入、高教育水平的国际化都市,香港一直吸引着大量不同背景的办学团体。而且,香港目前有中小学空置校舍过百处,供应庞大,香港特区政府可考虑拿出一批校舍一次性分配给国际私立办学团体,尤其是内地顶尖教育机构,比如拥有丰富中小学经验的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内地著名大学的附属中小学前来建设新校,这一方面固然可以吸引内地科技类人才赴港。另一方面也可弥补内地背景团体和机构在港本地办学经验不足的缺陷,同时还可增加入读这些学校的香港本地学生对国情、国策的进一步了解。第三方面,则可为香港本地学校引入更多内地顶尖高校资源,有利于中国内地和香港在创新科技、产学研领域和教育领域的更多合作。而且,这种做法并非没有先例,早在2014年,香港特区政府在推进国际化教育理念、引进海外人才的施政方针下,就曾一次过批出5块校舍用地来引入国际学校。  简而言之,已年满一周岁的粤港澳大湾区,过去一年亮丽登场,吸引了中国乃至世界各地的眼光。未来的粤港澳大湾区要以更前瞻的国际视野,更超前的思想,更润物细无声的姿态迈向两周岁,不仅为自身的发展,也要为中国的城市群发展,以及世界城市群未来的发展贡献其应有的示范作用。

明观四海\湾区发展的两个新方向\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 梁海明